張綠萍談弟弟張國榮

 

對這個弟弟,她引以為傲。他真實生活的一面,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事。

最近遇到張綠萍,全賴(鄧小平畫冊)酒會所賜(她擔任該畫冊發行的義務顧問)。得悉這位麥法新夫人近年正從事一門特殊的行業--收購生意經紀。 由於香港近來較多人移民,公司、門市、廠房、生意、鋪頭….尋求買主。而大量海外財團為了要以香港為踏板,進入中國市場;紛紛前來收購這些生意。張綠萍說:她現在手上進行的這類收購生意便有七、八宗。

後來話題扯到她那位大眾矚目的弟弟張國榮身上。 記得張國榮在接受一本雜誌採訪時,談及『童年生活很難感受到父母對子女之愛』,因而過著『頗為孤寂的生活』。很奇怪他會這麼說,故問張綠萍:『Leslie對記者這麼說,不怕爸爸媽媽看了不高興嗎?』

『不會,他們現在也知道自己過去不對。』她說,一邊回憶他們那苦悶的童年。他們的父親張活海先生是位大忙人,除了洋服生意,還身兼張氏宗親會、鐘聲冬泳團團長等鄉個社團的負責人,夫婦二人光是日常生意和社團會務已忙到不可開交,無暇照顧眾多子女。張綠萍說:『我們客家人是一定要有兒子的,否則要娶妾侍。媽媽起初生的都是女兒,唯有不停生育,以免父親真的納妾,幸而後來接連生了五個兒子。』

童年往事

張綠萍回憶,母親共生了他們兄弟姊妹十人,其中三人不幸夭折,餘下他們七人,也夠熱鬧的。可惜,由於爸媽太忙,還是其他連他們也不明的原因,沒有和他們同住。爸媽有自己的房子,他們兄弟姊妹每人配一名貼身傭人照料,另居於一處。日常生活全由這些貼身工人侍候。在那個年代--艱辛的五、六十年代,每名子女都有貼身僕人,派頭可真是不小的。可惜物質的富裕不能填補心靈的空虛,金錢不能代替父母對子女的愛。難怪張國榮到今天仍抱怨童年時『並沒有可撒嬌的對象』。 張綠萍說:爸螞今天已明白自己不對,但想補救他們失去的童年已不可能,現在,兄弟姊妹大家對爸媽很好,一有空便相聚,Leslie雖然很忙,但凡能抽空時,他也必趕來與爸螞共聚。對天倫之情,大家都十分珍視。 她說:『我們兄弟姊妹都非常愛惜下一代,因為太了解沒有父母之愛的痛苦。』難怪張國榮一再對人談到如果他有孩子,一定要讓他們得到父母的寵愛,但又絕不會盲目溺愛。原來是自已深有體會。

獨有魅力

對於這位弟弟,張綠萍是百分百引以為傲的。想當年,張國榮參加亞洲歌唱比賽取得亞軍時,家人都很奇怪。『我們都不知道他懂唱歌。』張綠萍回憶,當年爸螞本不贊成他唱歌,認為在娛樂圈十有八九遭受淘汰,很難有出頭之日。尤其是當年他剛在英國里茲大學唸了一年級,爸螞當然希望榮仔繼續留在英國讀書。那時他跟麗的簽了兩年合約,但拗不過爸螞,遂答允兩年之後再回去繼續未完的課程。家人仍是擔心他一入娛樂圈,心便散了,很難繼續求學。幸而過不幾年,他的才華逐漸顯露,家人才為他放下心頭大石,讓他追隨自己的理想發展。 到今天,張綠萍慶幸地說:『幸而當年他沒有唸書,否則難有今天的成就了。』可見堅持走自己的路是多麼重要。當然這要建基在對自己有正確的估計上。 不過,最近張國榮又表示希望重過校園生活,對大學生活十分嚮往,還計劃『退休』後重返大學進修工商管理。如果是的話,兜了一個圈,張國榮仍返回當年起步的地方,但人生歷煉已大為不同,眼界、心態跟一般學生都不一樣。他這十年的努力,是讀什麼書都難以比擬的。 對張國榮,張綠萍說:『他是一個心地很好、善良、很乖的男孩。平時在台下他和一個普通的男孩子沒兩樣,但不知怎的,一到了台上,他就如明星般閃爍,有一股懾人的魅力。』 她說:『他有唱歌的天份,且有強烈的表演慾--許多人雖然有才華,但沒有那麼強的表演慾,便不能成功,我們是很以他為傲的。』她又說:環視娛樂圈,就數他最靚。『你可知道,在『英雄本色續集』他是沒有化牲的,我們有去參觀他拍戲,他全以真面目示人,你看有多美。在『胭脂扣』他則是有化菄滿A因為劇本要求他的角色要有脂粉味。』 記得張國榮曾說過幾年之後會退休,然後去做生意,問張綠萍到時可會把弟弟吸收進公司,幫她一把。 她搖頭說:『不會,他不是做生意人才,尤其做不了我們那種生意。當然,我們贊成他自己做點小生意,他會開咖啡廳、時裝店。畢竟不可能唱一世歌。』